天津千人小村47萬噸鉻渣圍城 污染超標7000倍

云南曲靖鉻渣污染事件轟動全國后,國際環保組織綠色和平前往天津北辰區調查已停產國企同生化工廠的遺留鉻渣問題,發現堆存鉻渣圍墻外一處水洼的六價鉻檢測結果是752.9mg/L,超出國家五類水質六價鉻標準的7

云南曲靖鉻渣污染事件轟動全國后,國際環保組織綠色和平前往天津北辰區調查已停產國企同生化工廠的遺留鉻渣問題,發現堆存鉻渣圍墻外一處水洼的六價鉻檢測結果是752.9mg/L,超出國家五類水質六價鉻標準的7529倍以上。《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於11月15日~17日赴天津現場查看和采訪了解到,北辰區周莊村這個只有千余居民的村子30年來死於癌症的達200人,每年死去的人中70%以上是因罹患癌症。周莊村現在希望收回同生化工廠無償使用的土地,并獲得相應賠償。

來自天津環保局的消息是,準備采取焚燒的方式將鉻渣中的六價鉻還原成三價鉻,再考慮利用的事宜。12月初已進行聯動試車,待一些小問題解決完畢,12月25日將帶料運行。

環保組織:天津郊區鉻污染超標7000倍

國際環保組織綠色和平近日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發來的一份報告顯示,天津北辰區的國企同生化工廠過去50多年里產生了40多萬噸劇毒鉻渣,給周邊環境帶來了嚴重危害,其西南墻外的一處采樣點所采集到的水樣,六價鉻的檢測結果是752.9mg/L,相比國家《地表水環境質量標準》GB3838-2002V類水所規定的0.05~0.1mg/L的檢出標準,已經超過了7529倍。

資料顯示,天津同生化工廠建於1958年,屬天津市化工局下屬企業,建廠后開始用土法試產鉻鹽,1998年停產前,主要產品為重鉻酸鈉,俗稱紅礬鈉,工業生產中用途廣泛,在制革工業中用作鞣革劑,在印染工業中用作氧化劑等,屬劇毒物質,根據《危險化學品安全管理條例》受公安部門管制。

生產重鉻酸鈉過程中容易產生含鉻廢渣。資料顯示,每生產一噸重鉻酸鈉,就要產生2.5~3噸含鉻廢渣。天津市政府有關資料顯示,天津同生化工廠的歷史遺留鉻渣47萬噸。含鉻廢渣中的劇毒物六價鉻易溶於水,易致癌。

綠色和平於8月22日和25日走訪了天津北辰區同生化工廠及周邊區域,進行了訪談及取樣工作,還走訪廠區及附近居民區、工廠區、河流、養殖場等,詢問當地環境污染狀況(尤其是水環境狀況)及居民健康狀況。

綠色和平的第一個采樣點位於同生化工廠西南外墻的水洼地,該處“存有高濃度的六價鉻廢水,而這些含六價鉻的高濃度廢水完全沒有被清理或有任何防護及警示措施,隨意暴露在環境中”。第二個采樣點是與同生化工廠西南區一路之隔的居民飲用井水,第三個采樣點是同生化工廠西北邊工廠區內的污水井。采樣次日,綠色和平將樣本送往第三方獨立實驗室進行檢測,實驗室所采用的檢測方法為《GB/T7467-1987水質六價鉻的測定二苯碳酰二肼分光光度法》。由北京華測北方檢測技術有限公司出具的檢測報告顯示,三個采樣點的六價鉻檢出量分別為 752.9mg/L、0.010mg/L和2.824mg/L。照片顯示,第二個采樣點所采的水為附近居民的自來水。

根據《地下水質量標準》GB/T14848-93標準,地下水中的V類水的六價鉻檢出量為>0.1mg/L,第三個采樣點所采集的排污井里的水體六價鉻濃度也高達標準的28倍;根據《地表水環境質量標準》GB3838-2002標準,I類水六價鉻的檢出量為≤0.01mg/L,V類水六價鉻的檢出量為0.05~0.1mg/L,第三個采樣點的水質符合I類水標準,第一個采樣點所采集的水體六價鉻檢出值是地表V類水標準的7529倍。

現場調查:鉻渣堆圍墻外滿眼黃色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於11月15日~17日,到天津同生化工廠鉻渣堆周圍進行了現場查看,發現該化工廠鉻渣圍墻外的黃色觸目驚心。

從天津市區驅車往北辰區,過了北倉鎮政府,就是引河橋。從引河橋下的公路往西不到一公里,在一堵破敗的磚混圍墻內,就是同生化工廠廠區。《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欲進入同生化工廠廠區,被保安阻攔。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看到,圍墻上的墻磚已失去了原本鮮艷的顏色,一米以下的地方被鉻渣侵蝕,滿是黃色和白色的印跡,甚至長出黃白色的絨毛。

在同生化工廠區的南面圍墻內,堆存著小山一樣的黑色鉻渣,盡管蓋上了網狀物,仍能從黑色的底色里,看到黃色特征非常明顯的六價鉻。而在西面和南面的圍墻外泥土中,隨處可見黃色的六價鉻粉末,圍墻西南角外的水洼里,水呈純黃色。

記者來到同生化工廠西邊的周莊村,詢問該村受污染情況。周莊村支書姓趙,查看了記者證以后,於11月16日上午,找來了村委會主任張志明、村委會農工商經理張志海、村民溫國慶、苗金花等人向記者介紹情況。

村委會向記者提供了一組照片,部分拍攝於2008年5月8日,當時鉻渣堆所在地的西邊和南邊,均未見圍墻,公路上的泥土中泛著黃色。另一些照片攝於雨天,鉻渣堆外有不到一米高的圍墻,黃色的污水流淌在周莊村坑坑洼洼的道路上,人車經過困難。

“同生化工廠在我們村的上水方向,前幾年沒有圍墻的時候,一下大雨黃水就流到村里。”11月16日,周莊村民委員會多位人士告訴記者,“到了雨季,田地里到處都是黃水,如果有外傷沾上黃水,要爛到骨頭需要半年才能治愈。”“夏季村內的牲畜經常發生爛蹄現象,是因為同生化工廠的污水外溢所造成。”

在村委會工作人員的帶領下,《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看到,在距離同生化工廠鉻渣堆大約200米左右的周莊村村委會的地板上,多塊瓷磚破裂,裂縫處浸出黃色的六價鉻粉末,距離地面一米之內的磚墻外,也泛著黃白色痕跡。

周莊村民:千人小村200人死於癌症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接到的一份書面材料顯示,有30名周莊村村民出具書面文件,懷疑其親人患癌死亡的原因是鉻渣污染,“村民中有許多患有鼻中隔糜爛、潰瘍及穿孔,患氣管炎、肺心病、肺癌、乳腺癌、子宮癌的發病率在天津市是高的。”

43歲的張志海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他的父親、大哥、二哥和大嫂都死於癌症。他說,以前種水稻,品質好,但同生化工廠落戶該村后,村民到政府交公糧被拒收,化驗出大米含鉻,只能拉回村里給村民吃。后來改種玉米和蔬菜,到市場上也沒人要。他還說,過去天津一家公司在該村打井到300米深處,地下水仍然含鉻。55歲的村民代表苗金花2004年養了近100只羊,不到一年,這些羊就陸續死掉。“開始我們還吃肉,后來就直接埋掉。”到2006年和2007年,發現羊死得太多,才全部處理掉了。

村民溫國慶說,“我們村小孩上學、大人上班都要走同生化工廠的墻角,旱天刮風粉末到處飛。”

村黨支部趙書記表示,周莊村趙支書說,周莊村是個小村,人口約1100人。該村最早死於癌症的人出現在上世紀60年代同生化工廠投產后,1980年代以來死去的人中有70%死於癌症,加起來有200多人了。

周莊村委會提供的資料顯示,從上世紀70年代以來,該村已經和同生化工廠交涉多次,一是協調該廠賠償該村被多占的土地,二是協調該廠自1998年停產后的占地欠款賠償等,三是向政府申請歸還同生化工廠建廠時無償占用的該村土地。

2010年4月28日的一份文件顯示,該村所主張的同生化工廠應付未付的各種欠款共計約1101萬元,要求政府及與同生化工廠有關的單位賠償。該村村委會主任張志明告訴記者,北倉鎮政府答應解決169萬元賠償款,目前只到位119萬元。

政府治理:全部鉻渣處理需兩三年

檢索相關信息時,《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發現,來自中央的力量一直在推動該鉻渣堆的治理,直到2010年天津市財政局會同市環保局下撥第一期資金5000萬元,同生化工廠的遺留鉻渣治理工作才正式啟動。

2003年,全國人大常委會《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執法檢查組到天津檢查,認為天津鉻渣處理進程緩慢。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盛華仁當年6月在十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三次會議上指出:“天津市同生化工廠產生的17.5萬噸鉻渣已堆積多年,對周圍環境構成了嚴重威脅。”盛華仁的數據從何而來,不得而知,但天津市正式文件上的數據是47萬噸。

天津市人大常委會執法檢查組2006年7月13日提交至天津市十四屆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29次會議的一份書面報告顯示,戴相龍召開市長辦公會議,成立了鉻渣治理領導小組,組織進行了2700噸鉻渣的高溫干法解毒工業化試驗并取得成功,形成《項目可行性研究報告》。

天津市有關資料顯示,原國家環保總局2005年對天津進行創模驗收時,要求天津對鉻渣等3個重點問題進行整改。天津市人大常委會執法檢查組的報告顯示,天津2006年已經落實治理資金1150萬元,還有2000萬元待落實。

文章出處:http://news.cnyes.com/Content/20111221/KE10N3HJ8OSLE.shtml?c=sh_stock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全戶式【濾大師】 的頭像
全戶式【濾大師】

【濾大師】用水資訊

全戶式【濾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