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水可以直接喝,現在洗澡都全身癢,”想到地下水被污染成黃色,佛山市三水區樂平鎮範湖太院村60余歲的楊婆婆忍不住嘆息,“投訴了十多次了,沒有用!”

  地下水被誰污染了?太院村村民都將矛頭直指村里的楊盛電鍍厂。

  25日,該電鍍厂負責人回應稱:“別的厂我不敢保證,我們厂絕對沒有排污!”相關部門也表示,未發現電鍍厂有偷排現象。

  污染嚴重

  井水不再能泡茶洗澡

   村民所指的偷偷往地下排廢水的楊盛電鍍厂位於太院村最深處,已存在至少20年了。村旁有一條封閉的小河涌,與電鍍厂厂房相連,稍微走近河涌,濃濃的臭味 便扑鼻而來。25日中午,記者在河涌旁站了20秒不到,便覺頭暈胸悶、不斷干嘔。河涌上有一條小路,將河涌一分為二,中間有一條管道相通。離厂房較遠的河 段河水黑如墨,上面長滿了浮萍﹔靠近工厂的河段水面沒有任何植物,清能見底,但河底密布著一團團黑色的植物,有村民說:“這是污染太嚴重了,連浮萍都活不 了。”

  在村里住了20多年的何姨說:“我來的時候,楊盛電鍍厂就已經這裡了,那時候井水還很清,大家都是直接喝的。”10年前,村民發現,井里打上來的水成了黃色的,大家當時還沒太在意,“直到有一次,有個小孩用井水洗澡後,渾身發癢,身上還有紅點,我們就不敢用了。”

   30多歲的楊小姐對此十分認同:“我也遇到過,用井水洗澡,洗完就全身發癢,從此,我再也不敢用井水了,家裡的井都被我封住了。”來自貴州、在村里租住 了5年的李先生說:“我剛來時,還用井水泡茶,但茶泡好後,上面就有一層很濃的油跡,現在用自來水泡茶,最多就一點點油跡。”

  “他們(電鍍厂)知道村里的地下水不能用了,就幫我們接通了自來水。”對於電鍍厂這一“示好”的舉動,村民的反應並不熱烈。“沒有這電鍍厂,我們的地下水會變成這樣?”接受采訪的村民均把矛頭指向了電鍍厂。

  工厂否認

  “我們厂絕對沒排污!”

   陳先生的房子就在電鍍厂旁,他說,電鍍厂可把他們家害慘了,“晚上排廢氣,嗆得妳睡不著覺﹔往地下排污水,把村里的地下水污染了”。陳先生稱,今年年 前,他在村里的士多店玩,剛好有幾個厂里的工人出來,“我就問,怎么不見妳們厂排水出來啊?工人說,哪用那么費事,厂里打了幾口深水井,直接往裡面排就是 了”。

  對於是否在工厂內打深水井排廢水,楊盛電鍍厂負責人楊紹迪回應道:“別的工厂我不敢保證,我們厂絕對沒有排污!”楊紹迪還帶記者參觀了2012年工厂投資600萬元建成的污水處理厂。“通過這個污水處理厂,我們的生產廢水實現了循環使用,根本就不用排出去。而且現在要求這么嚴,偷排豈不是自找麻煩?”

  記者注意到,污水處理厂旁,該厂挖了一條直通外面另一條小河涌的溝渠,裡面有一些黑色黏稠狀的東西,但沒有水排出。楊紹迪說:“這是工厂用來排雨水的,是有點臟。”

  部門回應

  污染可能來自別處

  “一直以來,我們都對鎮里的重點排污企業實行一季度2到3次的抽查,楊盛電鍍厂就是其中之一,但沒有發現過偷排或者挖深水井偷排的現象。”25日下午,三水區環境運輸與城市管理局樂平分局工作人員蔡強真稱,在對楊盛電鍍厂進行抽查時,太院村旁的一家名為“宏新”的電鍍厂也會被順帶抽查,在兩家電鍍厂均未發現過偷排現象。

   “前段時間,有報導說有企業挖深水井偷排生產廢水,我還去問了一下打井的人,他們說,排生產廢水的井,至少要直徑60厘米,企業的人告訴我,如果打這種 井成本很高,”蔡強真說,“但近期,我們會加大力度和頻率,對重點排污企業排查他們是否有利用深水井的方式進行排污,以及是否存在偷排行為。”他稱,接下 來該局還將在重點排污企業的雨水、生活污水和生產廢水的排水口安裝在線監控,實時監控是否有偷排現象。

   儘管部門未曾查獲企業有偷排現象,但村里的地下水確實被污染了,這到底是何原因?蔡強真說,村里地下水被污染,目前還不能斷定為“企業打深水井往地下排 廢水”所致,“地下水污染也是有多方面原因的,以前在對企業的環保要求不嚴時,可能企業在地表排過一些污水,結果這些污水慢慢滲透到地下水,導致地下水污 染﹔也可能是區域間地下水的交換,別的地方被污染的地下水轉移到了這裡”。

文章出處:新浪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全戶式【濾大師】 的頭像
全戶式【濾大師】

【濾大師】用水資訊

全戶式【濾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